父愛情深

發布日期:2019-06-17 10:19:29文章來源:曲靖日報

王海

烈日炎炎,去圖書館還書。借閱的時間超了,一拖再拖,圖書館的工作人員打電話來催促,只得從空調房里鉆出來。單位到圖書館只百米遠,也走的滿身是汗。

未進圖書館大門,便有涼意撲面而來,中央空調的風機徐徐作響,僅是隔了一扇門就是兩個世界。難怪,圖書館里總有許多人窩著,看書、避暑,何樂不為?

剛要進去,后面有人叫:“同志,同志。”這年頭這個詞被有些人曲解了,所以我便不予理會,但這聲音不依不饒,又接連叫了兩聲。我回頭,一個中年漢子憨憨地朝著我笑。

“有事嗎?”“同志,您這是要進去吧?能不能幫我叫下我兒子,他叫‘二娃’。說好了中午給他送飯的,可這都快一點了,這小子八成是看書看入迷了,忘了時間。”

看著漢子手上拎著的兩個飯盒,我打量起他來,他脖子上掛著個安全帽,穿著長袖的襯衫,襯衫上滿是大大小小的窟窿,像是被電焊碎星子燙的。腳上一雙解放鞋在城市里很少見到了,應該有些年月了,漆黑的沾滿了泥漿。

“幫幫忙好嗎,同志?這么毒的太陽孩子在工棚里熱得受不了,我才讓他到圖書館里來的,我剛問了幾個女同志,人家理也沒理……我這個樣子進去又不合適。我還急著回去開工呢。”他諾諾地說。

想想也是,他這形象與圖書館的氛圍不太協調,甚至有些格格不入。我拒絕不了他這種期待又焦慮的眼神,我點頭,答應幫他找兒子。

在少兒閱覽室,一群衣著光鮮的孩子中間,很容易就看到在角落里翻閱畫冊的二娃,二娃身上帶著濃濃的山里氣息。我走到他身旁,輕輕地碰了他一下:“是二娃吧?你爸爸在門口等你呢。”他放下書,匆匆看了我一眼,一下恍然大悟,紅著臉飛快地跑了出去。

圖書館明亮的玻璃,我看到二娃接過父親手里的飯盒,父子倆蹲在圖書館外的林陰下吃了起來。父親夾起一塊紅燒肉放進二娃的飯盒里,二娃抬頭看了看父親,微笑著,露出了一口好看的白牙。

我正猶豫著是否要出去與他們父子攀談幾句,二娃已經吃好飯向圖書館走來。父親目送二娃進了圖書館,轉身走了,漸漸地,身影消失在明晃晃的陽光中。

看著他們這對父子,我自然也想到了自己的父親。這些年來,父親為家為我們做了太多,每一件小事都值得感動,他像大山守護著我們一家。像二娃的父親一樣,平時不茍言笑的他用簡潔的話語,信任的目光,讓我學會堅強地面對困難,闊步向前。因為我知道,父親,他就在我身后。

編輯:孔令軍

188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