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如酒

發布日期:2019-06-17 10:19:58文章來源:曲靖日報

周清芳

男人似酒,年輕的男人似薄酒,且大多是果味酒、鮮啤、香檳,甜膩酸澀中泛著果香,滿是陽光的味道。沒有歲月的沉淀與磨礪,傾注入杯時酒光四濺,棱角分明,愛得汪洋恣肆,恨得斬釘截鐵,年少輕狂如激蕩的酒花可以隨意飄灑。即便醉了仍痛不及心扉,日子依舊燦若朝陽,依舊可以揮一揮馬鞭高歌笑傲江湖。

成熟的男人如陳釀,未啟封的白蘭地、伏爾加、若干年的劍南春,這種男人生活中并不常見,在昏暗的燈光中,一杯余溫猶存的苦咖啡在桌上已冷,右手一只雪茄,左手看似無力卻無比執著地托起還剩三分之一的紅酒,色入泥,味如蘭。此時的男人,如來自中世紀的歐洲公爵,眼神如杯中酒,迷離中透露著無法抗拒的曖昧,無需人陪,卻贏得眾多紅粉佳麗的殷殷目光。此刻煙已升,酒已酣,人未醉。誰說高貴典雅只屬于女子,此時的男人,不說心事,心事卻表露無遺;不吐愉慍也是另類的高雅。

生活中有一類男人,如國產茅臺,道光廿五,歲月如斯,滄桑開始在臉上展露,沉于心間,得意時無需多言,一陣豪飲直到臉色也跟著喜悅起來;失意處并不顯露,一飲而盡,無法哭,卻酒入愁腸,一陣沉睡不知夢里身是客。這類男人看似最平淡無奇,卻辛辣無比。

當然不能不說一下經過歲月流金后的滿頭銀絲老者。已過了青春四溢的少年,走過寂寞不惑的中年,曾經的棱角已被歲月之河沖刷完畢,那些辛辣艱辛已成為時光標本中的影像資料,濃烈的酒味蒸發得差不多,一切歸于平淡,無欲無求。正如瓷杯中倒滿的老白干,不需要用海碗來配烈酒,也不需要高腳杯裝紅酒,只需一個土色的酒盅,酒也只是自釀的高粱酒、包谷酒或米酒。小口品嘗,一縷夕陽正濃,酒色正清,不用大醉,小喝一口更利于小睡或酣眠。

男人如酒,將生命勾兌在流年里制成一杯味純色清的酒是需要用心投入的。一段歲月或幾載春秋抑或一生滄桑終釀成一杯屬于自己的玉露瓊漿,之后找片屬于自己的小天地自斟自酌自思量。

編輯:孔令軍

188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