釣魚

發布日期:2019-06-18 10:26:16文章來源:曲靖日報

張貴評

我不會釣魚。

“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”這樣的畫面,在我上小學時,就已經印在我的腦海里。但一直以來我都不理解那些釣魚的人,到底圖什么?一個人傻傻地坐在水邊,等著魚兒上鉤,運氣好時可能有收獲,運氣不好時,空守一天,白白浪費了時間。我也曾把我的不解和身邊愛釣魚的朋友說,好幾個朋友都說你不釣所以不懂其中的快樂。這樣聽來,想必釣魚定有玄妙。

也有朋友給過我答案,說釣魚屬于戶外運動,可以鍛煉身體,還可以呼吸新鮮空氣。甚至有朋友說釣的樂趣在于和魚斗智。我隱隱覺得這些答案都不是我要的。

“釣勝于魚”也早就聽過,我也一直不知道釣的妙處何在。為了感受他們的癡迷,在一個黃昏,我靜靜坐在水邊感受過那樣的氣息;也曾跟隨他們去釣過一次,但都沒有找到那種感覺。

一次吃飯的時候,一個喜歡釣魚的醫生朋友描述他進入釣坑的過程,他從一開始的不喜歡,到現在已經有了釣癮,真可謂癡迷。他說釣其實就是心情,坐在水邊,吹著水風,沉下心來,專心盯著魚漂,可以什么都不想,也可以把平時想不清楚的事情想明白。盯著魚漂的專注,會讓你忘記自己,忘記環境,忘記世界和煩惱。那是心情的留白,更是一段生命時空的留白。

這可能才是釣魚真正的樂趣吧!

應該是從清晨開始的,陽光從山頂漫過來,光線暈染的霧氣鋪滿整個水面。被魚線拉皺的水,推著風來回晃蕩,風帶著潮濕的空氣吹過山頭,再把山上那些綠色的氣味帶到釣者的臉上,這樣來回地吹吹停停,刮走了釣者那些堆積在眉宇間的煩惱。刮著刮著,自然就會刮得嘴角上揚。霧氣散去后,平靜的水面上落進朵朵云彩,風牽著它們。那些長相像魚的云,時而往北游,時而往南游,游著游著就改變了模樣。變得像狗,像山,或者像傘。游到水邊的山上,然后就看不見了。風拉走了云,也拉走了時間,一點點,一絲絲,緩慢而有節奏。

南來北往的風吹走了一些釣者,也刮來了另外的一些釣者。他們扎根在這里,像生長在岸邊的竹筍。一個個孤單的釣者,也像無數個小點散布在水邊,目不轉睛地盯著水面,偶爾拉拉桿,倒騰一下餌料,表情整齊。

水面上千篇一律,水下卻豐富多彩。水面把這個世界分成了兩半,上面屬于人,下面屬于魚、蝦和各種“卑微”的小生命。釣魚的人用餌料試探著那個世界,把欲望撒下去,等著收獲美食,還有興奮。下面那個世界的生命則在危險中尋找美味,為了那口吃的,可能會喪命。當然,運氣好時魚也是可以飽口福的,并且給上面世界的人一個華麗的轉身。就這樣在一根線的兩端試探著,誘惑著。人在誘惑魚,人又何嘗不是在被魚誘惑,餌料吸引了遠處的魚,魚吸引著遠處的人。

被魚鉤勾住的魚,和被魚竿戳破的夜誰是誰的悲劇,誰又是誰的喜劇?說不清楚。也許,很多東西都是生命中的一部分,這些東西的存在都是為了留住我們。一片水面、一圈漣漪,一朵云,一根釣線,一個魚漂,一塊餌料……它們幫我們在匆忙中停留,在時光里駐足,在悲劇里歡喜,在迷夢中逃離。這可能才是釣的意義。

編輯:孔令軍

188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