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安兄弟

發布日期:2019-11-01 15:50:31文章來源:曲靖日報

李剛明

那個寒夜,我開車回到小區已經很晚,天空飄灑著紛紛雪粒。小區停電,我正費勁倒車入庫時,一個黑色的身影在車側出現,黑衣人一手打著手電,照在車的后方;另一只手不斷比劃揮著引導我順利停好了車。

我走到他的近前,看清楚正是小區保安小李,黑色的保安制服上已是一層薄薄的雪,瘦削的臉有些醬紫。“我察看了小區整個車庫,就您的車位空著,便在這兒一直等您。您看,這天氣又趕上小區臨時停電。”小李一邊放松地跺著腳,一邊似有些歉意地說道。

“我送您上樓吧,這黑燈瞎火的……”

小李打著手電又繼續引路,他還說了些什么,我已沒再注意。我掏出煙來,剛想抽出一只遞上,索性兒整包塞給他,他硬是推卸了幾下才“嘿嘿”笑著收下并不斷說著感謝的話。

“感謝的應該是你呵,我的小兄弟!”心里邊這樣想著,我卻沒能說出來。

小李到小區當保安時間不長,在雪域高原一個海拔四千多米的哨所上站了兩年崗,退伍后便應聘到了這里。每當有我的寄件或稿費匯單時,他都會及時提醒或親自送上門來。大概因我也曾經是軍人的緣故,自然地我們就多了一份親近,每次他都是“大哥、大哥”的稱呼著,我也就順理成章應承下來。

保安工資不高,從他偶爾遞來的廉價香煙我看得出他很節儉。我問起他為啥干這行業,他不好意思說:“大哥!您看我這樣文化不是很高,又沒得其他技術,干這行可能是最適合我的,還有、還有……”他嚅嚅著沒再說下去。

“不過,大哥!您放心,我會盡快當上保安隊長,那時工資就會多些了。”轉眼間他又信心滿滿。

不是很久吧,小李還真當上了副隊長。物管經理說都是小區里大媽大爺們極力推薦的。我就想著請他出去吃頓飯慶賀下,他再三推辭還是被我拉進了小區外一家小酒店,那次他喝得有點高,或許因為升了職,或許感覺到我真把他當做兄弟。

區宣傳部門組織一次先烈英模采風活動,我的采訪對象是在區里一個偏遠的小山村,山高路遠僅是徒步就花了近兩小時,方才趕到被采訪人家里。接待我的是一對年近六旬的老人、還有他們一個顯得有些木訥弱智的女兒。老人的兒子曾經是名優秀帥氣的軍人,進門的第一眼就能看到掛在堂屋正中的那幅黑框照片,小伙子英俊挺拔、氣宇軒昂。兩年多前,隨部隊參加地方的一次森林失火撲救行動中不幸遇難。

我結束采訪,正打算告別時,英雄的父親卻突然拉著我的手說要拜托一件事。:“我的兒子犧牲后,部隊和政府都按政策給了很好的優撫待遇,一年多前,家里來了一個小伙子,只說是兒子的戰友,離開時堅持留下了兩千元錢,說是補貼家用或給小妹治病。后來,每隔一段時間,他都會來看望我們并留下一些錢物。你們多宣傳宣傳他呵,我們也不曉得從哪修來的福,失去了一個兒子,又得到了一個好兒子……”

老人說完,抖顫著雙手從一個木箱里翻出一張照片,指著說就是他。我接過照片仔細一看,心頭一熱,正是我們小區保安小李呵。

編輯:孔令軍

188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