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無言

發布日期:2019-11-04 10:12:14文章來源:曲靖日報

李微

秋天一來,那些衰退的氣息就自然而然從草木中流溢出來,陽光開始像老人的目光,日漸失去鋒芒。

路過花圃,我看到那些盛放的紫薇花吸滿了露水,一陣風過,就像小貓一個激靈一般,全抖落了。

我最鐘情的是秋天的欒樹,她們高大壯碩的樹冠上開滿了細細碎碎的小黃花,朵朵鮮亮的嫩黃讓人眼前一亮。這些可愛的黃花在薄薄的晨霧里織就一張細密溫柔的花網。我總覺得欒樹的花朵容貌不輸桂花,只是少了桂花的馨香,所以當人們歌頌秋天的菊花、桂花時,遺忘了欒樹的花。我喜歡這些欒樹,她們堅忍且溫柔,那溫暖的黃色花朵像江南女子發髻上的金釵。風起,花朵落下,下起了一場花瓣兒雨,花朵棲息在發絲上,鉆進脖頸,落在衣襟上。青磚的地面早已經鋪上了一層深淺不一的細密花瓣兒,長久徘徊其上,不忍離去。人從花樹下走過,心中盈盈升騰起幾縷溫柔和詩意,少了俗氣,多了一分翩然的仙氣。佇立在落花的欒樹下,我覺得身輕如白鶴、心欲上青云。

今年的欒樹花開得真好。一排排欒樹的花就像瀑布一樣從藍色的天空中宣泄而下,條條縷縷絲毫不亂。把每一個開花的日子都不糊弄地過下去,這種認真活的勁兒真值得我們去學!

秋天的陽光有點兒慵懶,如飛絮,毛茸茸,密密地鋪下來,怯生生的,灑在人身上,稚嫩,溫柔,小心翼翼。秋風軟軟地吹來,像綢緞,熨帖,光滑,溫柔。經過秋風溫柔的摩挲,人的心也像粉絲融入溫水里一樣,柔軟,蓬松,輕盈自由。

遠處,云朵潔白,眾鳥飛翔,我一個人站在樹下,臉頰微涼,風滿衣裳。

生命是一棵郁郁蔥蔥的樹,記憶是一片片鮮綠的葉,總有枝繁葉茂和葉枯飄落的時候,有一些記憶枯萎了,落在生命之樹的根末,浮表不腐……轉眼間我都快到三十了,想起這前半生的喜樂往事,那些青春里來往的人群,忽然覺得時光是如此迅疾。

在路旁,我看到老婦人懷抱著她肉嘟嘟的小孫子,臉上洋溢著慈祥的笑。她臉上布滿皺紋和老年斑,而懷里的寶寶細嫩的皮膚像剛出鍋的豆腐。突然明白題詩長短句,并非每一句都該是“除卻巫山不是云”,它可以是“水晶簾動微風起”,可以是“楊柳青青江水平”,還可以是“時有幽花一樹明”。能夠記錄和表達的事物太多,而人總要克服己心負贅,才得以觸及美好。

唐人張謂有句這樣的詩:“看花尋徑遠,聽鳥入林迷。”人生不也如此嗎?每一條規劃好的道路、每一個經緯明確固定的位置,如果依著手冊的指示而到達了,固然可羨可慕,但那些“未求已應”的恩惠卻更令人驚艷。那被嚶嚶鳥鳴所引渡而到達的迷離幻域,那因一朵花的呼喚而誤闖的桃源,才是上天更慷慨的傾注。我羨慕這樣美妙的人生機緣,也希望生命中能多一些驚喜和幸運。

“時有微涼不是風”“不知秋思落誰家”,坐在樹下,忽然想起這兩句詩。欒花很美,風幽涼如水,離冷露濕桂花的日子也一天天近了。

喜歡秋天,多了靜氣,濾了浮躁。安穩于日常,清喜于光陰,慎言于生活。

想起《菜根譚》中的一句話:君子居安,宜操一心以慮患;處變,當堅百忍以圖成。或許人生是急不來的,不疾不徐,靜靜地用心地做任何一件事,珍惜身邊的一切,不錯過身邊的美。安閑自在,等一陣風過,看一場花落下。

編輯:孔令軍

188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