奉獻青春終無悔——記宣威市東山鎮八大河村90后駐村工作隊員徐海楠

發布日期:2019-11-06 09:42:02文章來源:曲靖日報

引領群眾艱苦創業。

引領群眾艱苦創業。

1993年出生的徐海楠是一個標準的90后,于2018年通過事業單位考試,他進入宣威市規劃局工作,才到單位半個月,徐海楠就被派到宣威市東山鎮八大河村擔任駐村工作隊員。對于這個新的崗位,他有些不知所措。“我才剛剛工作,什么都不會,去貧困村駐村,不知道干些什么,壓力確實很大。”徐海楠說。即便如此,他還是堅定信心踏上了駐村扶貧之路。

沉下身子虛心請教

八大河村距東山鎮政府5公里,距市區53公里,下轄12個村民小組,共有農業人口661戶2208人,全村國土面積11.24平方公里,是典型的高寒貧困山區。截至2019年9月,尚有未脫貧戶61戶118人,貧困發生率為15.76%。

來到八大河村前,徐海楠以為駐村的工作僅僅只是幫助村上整理一些文件等業務工作,但了解之后他才發現,原來駐村工作遠沒有自己想的那么簡單。“扶貧的工作很復雜,像協調產業、道路硬化、危房改造、人居環境提升等工作都要親自去做工作,同時還要幫群眾解決一些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。”駐村期間,白天,他虛心向村干部和其他工作隊員學習、請教,跟著大家挨家挨戶走訪、調研,做群眾的思想工作,晚上回到房間后又不斷總結,逐漸掌握了扶貧工作一些方式方法,可以獨立開展扶貧工作。

走村串戶訪民情

面對八大河村的貧困狀況,徐海楠意識到,這里山多地少,要想讓村民增收致富,改變村民的思想觀念才是關鍵。于是,徐海楠和其他工作隊員不分白天黑夜,每天穿梭于村子之間,挨家挨戶與群眾交流、聆聽他們的心聲,認真記錄好每一位群眾的訴求。今年78歲的李石換老人原來住著一套低矮破舊的房屋,被村里列為危房改造的對象。為此,徐海楠多次上門給老人講政策,動員她拆除重建,但由于老人顧慮重重,徐海楠的工作一直沒有進行下去。像這樣的情況對于徐海楠來說已不是第一次,在去群眾家中走訪、宣傳政策的時候,一些村民總是以這樣那樣的借口不配合,甚至還故意搗亂,“他們可能是看我才20多歲,還年輕,總之就是覺得我年輕,辦事不牢靠。”面對這樣的情況讓徐海楠很無奈。

用行動讓大家放心

面對村民不配合、不理解的情況,徐海楠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他開始從自己身上找原因,“是不是自己說話的方式有問題,還是自己沒有站在他們的角度去想問題?”這是徐海楠一直在琢磨的事情。為此,徐海楠嘗試著換一種角度和方法去和村民溝通,這樣下來,慢慢的村民們對他的態度逐漸有了改觀。

“群眾的事不分大小”,這是徐海楠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。他告訴我們,那段時間里,他只要一有空,就去李石換老人家里和她拉家常,幫她摘辣子、做家務,同時還不忘宣傳危房改造的政策。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,老人漸漸感受到了徐海楠的真情,也聽進去了徐海楠說的話,最終老人同意將自家的危房拆除重建。在這過程中,徐海楠和村干部始終沖在最前面忙前忙后,經過大家的努力,老人順利住進了新房子。“我這個房子是他們駐村隊員幫忙蓋的,我年紀這么大了,沒想過還能住上這么好的房子。”看著嶄新的房子,李石換老人很高興。徐海楠的努力,村民們都看在眼里,也認可了這個“乳臭未干”的扶貧干部。

村民富不富關鍵看支部

得到大家的認可,徐海楠的干勁更足了。

村民富不富,關鍵看支部;村子強不強,要看領頭羊。村黨總支(支部)始終在產業發展前沿,在土地流轉中理順民意,在田間地頭了解民情,在產業發展中凝聚民心。依托“村社一體”的合作社,動員廣大群眾,尤其是建檔立卡戶流轉土地,種植油菜、辣椒、花椒等經濟作物100余畝。在壯大村集體經濟方面,八大河村2019年3月開始建設油菜籽加工廠,5月全部完工并正式投入生產,自運營以來每月能保證收入1.5萬元左右,每年村集體經濟可創收4萬元。

在人居環境提升改造工作中,八大河村強化“三爭”機制,采取“黨組織推動、黨員干部帶動、黨員群眾互動”的模式,發揮黨員示范帶頭作用,聚合力量、上下聯動,將黨員從室內拉到室外,走向群眾,帶領黨員干部、小組長義務清運垃圾。通過愛心超市積分兌換獎勵,鼓勵群眾爭積分;常態化開展“環境衛生示范戶”評比,以示范戶帶動規范全村庭院圈舍;通過應急廣播,不定期通報各家各戶的衛生情況,激勵先進,鞭策后進,把群眾的內生動力激發出來,引導群眾主動參與到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中,村內人居環境得到顯著提升。

扶貧雖苦但收獲良多

“駐村后,就是時間少了,因為不像以前那樣自由,現在以工作為重,以扶貧為重。”說起駐村一年多的生活,徐海楠這樣說。

徐海楠駐村扶貧一年多來,始終吃在村、住在村、干在村,徐海楠告訴記者,雖然駐村讓他舍棄了很多,但駐村扶貧期間的經歷,卻是他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,“這一年的工作經歷讓我深刻認識到,你只要用心去和他們相處,他們回報你的也一定是內心最質樸的感情。”

在采訪過程中,每當說起八大河村,徐海楠總是說“我們村如何”“我們村怎樣”,顯然他已經融入了這個村,成為這個村不可或缺的一員。“這里是我的第二個故鄉,村里有我很多親戚。”徐海楠笑道。

(作者:本報特約記者吳小學劉寧文/圖)

編輯:錢品瑞

188篮球比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