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爾蘭邊境居民直面英國“脫歐”陣痛

發布日期:2019-11-06 09:48:41文章來源:新華網

英國于10月6日解散議會,開啟議會選舉競選。提前選舉是英國為打破“脫歐”僵局開出的“新藥方”,但由于選情難料,“無協議脫歐”風險仍然懸在愛爾蘭邊境居民的頭頂。

一旦英國“無協議脫歐”導致英國和愛爾蘭之間出現“硬邊界”,50多歲的埃蒙·菲茨帕特里克可能失去賴以生存的收入來源。

他經營了20年的汽修店位于愛爾蘭北部,剛好被邊界線一分為二:一邊是出售各種零件和工具的五金商店,在英國境內;另一邊則是可供加油的區域,在愛爾蘭境內。

“硬邊界”意味著英愛邊界上會設立邊防檢查哨所和實體海關等,菲茨帕特里克的店鋪可能被一分為二。

菲茨帕特里克還在英愛之間從事運輸業務。“如果英國‘無協議脫歐’,我手里這張國際運輸許可證就廢了。”

從3月到10月,“脫歐”的靴子一直沒有落地。目前歐盟已經同意“脫歐”延期到明年1月31日,但由于英國國內政治混沌、大選前景不明,“脫歐”何時、如何劃上句號依然是未知數。

年初開始,菲茨帕特里克便著手為“脫歐”做準備,他找過政府部門,也咨詢過商業機構。“但大家都對我聳聳肩,說他們也不知道。”無奈感嘆“該如何是好”的菲茨帕特里克決定靠自己。

半個月前,菲茨帕特里克在店鋪加油站的側后方立起了一個巨大的金屬罐。這是他用8000歐元從英國買來的飼料容器,一次能裝滿28噸飼料。

菲茨帕特里克說,為了防止英國在10月底“無協議脫歐”,他幾個月前開始考慮如何通過多種經營來分散風險。他準備做飼料生意,因為這不受“硬邊界”限制,他身邊就有很多養牛和養羊的農戶。

和菲茨帕特里克一樣,“90后”雜貨店老板夏蘭·摩根也在為今后做打算。

正值圣誕節采購季,摩根位于邊境小鎮克朗斯的商店里顧客很多。他在店里放置了一個“脫歐”倒計時指示牌。可“脫歐”一拖再拖,指示牌也一直顯示距離“脫歐”僅剩1天。

摩根曾經設想最壞的結果——“硬邊界”將讓小店不得不關門,因為店里商品大部分是英國進口來的,經營成本上升,外加客戶流失,他將損失慘重。不過,他的最新計劃是增加營業面積。

摩根說,不久前店里剛從中國進了一整集裝箱的貨物,主要是圣誕節的裝飾物,還有一些家庭日用品,如拖把和掃帚等,很受當地消費者歡迎。

他說,這些來自中國的貨物不僅進價更低,而且質量很好,以后店里可以不再只依靠英國這個進貨渠道。他和父母商量好,準備明年初將雜貨店搬到一家更大的店面內,面積比現在大三倍以上。

今年63歲的愛爾蘭新芬黨議員帕特·特雷納在克朗斯的地方議會工作了快30年。他認為英國大選后的“脫歐”前景難以預測,他和當地居民會保持高度警覺。

特雷納從年初便開始參與各種反對“無協議脫歐”和“硬邊界”的活動,近一段時間更加忙碌了,活動幾乎每天都有。他在解釋自己為何不遺余力地做這件事的時候,主動提到了一段流血往事。

特雷納說,1994年7月的一天,他在英愛邊境向來自瑞典的兩名記者介紹“硬邊界”給居民帶來的種種問題時被來自英國北愛爾蘭地區的警察帶走,警車在駛往審訊中心的路上遭到幾名愛爾蘭共和軍成員襲擊,他在這次襲擊中被打斷了一根無名指,三名隨車警察受傷。

英國北愛爾蘭地區與愛爾蘭接壤,曾因天主教與基督教、獨立派與親英派之間的矛盾陷入長期動亂。1998年,英國政府、愛爾蘭政府與北愛各黨派簽署北愛和平協議,結束持續數十年的流血沖突,英愛之間的“硬邊界”也得以消除,雙方人員和貨物在兩地自由往來。

他說,當地像他這樣年紀的人都記得在那個動蕩年代所發生的事情,如果出現“無協議脫歐”和“硬邊界”,愛爾蘭島上的和平進程就可能受到破壞。

“‘無協議脫歐’和‘硬邊界’的出現不僅會給居住在克朗斯鎮和附近5000多人的生活帶來極大不便,也會嚴重影響他們的生計。更可怕的是,往日噩夢般的經歷有可能重演。”

(作者:新華社記者張琪)

編輯:錢品瑞

188篮球比分